设为首页

    除了硅谷大佬,这些科技狂人也有难以割舍的飞天梦

    06-20更新人看过

    【猎云网(微信号:)】6月19日报道(编译:罗伯特)

      在神话中,伊卡洛斯插上了翅膀,飞得离太阳越来越近,却最终因为胶水融化而坠落身亡。回到现代,个人飞行设备同样也是既有新意,也不时让人沮丧。虽然市面上充斥着一堆垃圾的喷气式背包夹克和迷你飞盘,但是技术终将会超越古代人的野心,让人们成功上天。

      本月早些时候,拉里·佩奇(Larry Page)投资的初创公司Kitty Hawk推出了一款名为Flyer的单人电动飞行器,一次充电可飞行6英里左右。与此同时,对未来潜在商机跃跃欲试的波音也掏钱赞助了一项200万美元的竞赛,名为GoFly,目的是推动个人飞行装置的开发。

      Gwen Lighter是GoFly大奖的发起人,也是拉拢波音投资的搭桥人,现在她的身份是首席执行官,她说道:“所有的突破性技术汇集到了一起,我们就有能力实现让人们飞起来的愿望。”所谓的突破性技术,指的就是来自无人机里的高频发动机、高容量电池、低成本的导航及稳定技术…

      除此之外,Lighter还招募了8名赞助商,以及21个合作伙伴来提供服务和相关领域的专业知识。大赛举办于2017年9月26日,有来自95个国家的600多支队伍参加。近日,GoFly的97名评委公布了他们认为最具潜力的10项设计,并且分别奖励每个团队2万美元,让他们把设计想法落地到实际机动设备上。

      到2019年的秋天,这些团队(或者是后来加入的参赛者)要满足GoFly对可使用飞行器的要求:原型必须实现垂直起飞和着陆(简称“VTOL”),无需机场跑道;在没有加油或者是充电的情况下,飞行20英里,并且时速保持在35英里;除此之外,这个飞行器的体积还必须足够小,控制在8.5英尺的圆圈内;安全程度高,易于操作和管理。

      当然,参赛者可以尝试任何方案来满足这些要求。但是,大约一半的获奖原型设计看起来都有点像是机载摩托车。

      GoFly参赛团队之一,Aeroxo的负责人Vladimir Spinko表示:“很多人都害怕坐飞机,但是往往自行车手却无所畏惧。所以,我们决定以自行车手为用户画像,打造一款原型设备。” 据了解,他们的参赛作品Aviabike 看起来像是一辆有翅膀的摩托,还带着一条尾巴,以及附着着一堆风箱——前面两组,后面两组。他们打开设备,让风箱让下吹,然后把Aviabike举到半空,倾斜着像飞机一样往前推进。

      这种设计在VTOL中颇为常见,其利用了飞行比纯直升机更快、功率更低的特点。很多公司目前都采用了类似的概念,比如Uber、波音最近收购的Aurora Flight Sciences,Bell,以及Embraer。

      Aviabike用的是锂电子电池,因为GoFly比赛并没有对此施加限制,要求一定是充电或者是加油。Vantage是进入决赛的另一个作品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飞碟,其采用的是混合动力系统,由燃气引擎驱动,继而推动五个电动转子。设计团队来自英国,名为Team Leap。凭借这种设计,该飞行棋既没有翅膀,也没有尾巴。虽然这不是最节能的方式,但是所幸Vantage还有得烧。

      GoFly的合作组织之一,来自垂直飞行协会(Vertical Flight Society)的执行主任Mike Hirschberg表示:“电池的能量密度远远低于液体燃料。根据运用的技术不同,每单位燃料的能量差异可达50倍。”

      Mamba是来自堪萨斯大学的一支研究生队伍,其设计的飞行器名字也叫Mamba。在飞行器上,装置了6台汽油引擎发动机:其中4台方向朝下,以让飞行器升空;另外两个则在尾部,有点类似于Aviabike,是为了推进飞行。此外,方向盘也是有点类似于Aviabike,设计成了“弓箭”的形状。团队负责人Lauren Schumacher说道:“骑手躺在设备的胃里,握着所谓把手的东西。飞行器长得越来越像摩托车,这可以说是一个自然的延伸。”

      抛开所谓的“弓箭”主题,Aeroxo本质上和Mamba团队还是有很大不同的。前者是一家私人控股的无人机制造厂商,最初总部在俄罗斯。不过,该公司已经决定将业务扩展到飞行汽车领域。公司的首席运营官And Spinko在得知GoFly这个奖项之前,就已经开始领导设计工作了。事实上,飞行设备的概念近年来屡见不鲜。从007特工同款机翼,再到钢铁侠翻版夹克。

      相比之下,Mamba团队则是一群研究直升机空气动力的学生,在听到有一个有趣的比赛之后,兴奋参赛的过程。Schumacher说道:“我们觉得,不应该只是做一个普通的班级作业;这一次,不如我们尝试去做一个完整的飞机怎么样?” 值得一提的是,她也是这次参赛中胜出队伍里唯一的一个女性领导者。

      Hirschberg表示:“GoFly所传承的,是那凭借竞争来促进创新精神的悠久历史烙印。”Hirschberg曾在美国军方的研究部门DARPA工作过,该部门以“重大挑战”(Grand Challenges)而闻名,瞄准的就是类似于自动驾驶汽车等未来主义的技术问题。在谈到GoFly时,他说道:“这也是最合适的地方。如果你根据传统思维和人们百年来的行为方式来看待这件事儿的话,表面上是根本行不通的。”

      Hirschberg所在的组织(最近正名为“美国直升机协会”)负责管理运营着价值25万美元的Sikorsky奖项,以推动首次人力飞行技术的发展。这个奖项成立于1980年,并且在2013年终于遇到了能够把奖金带回家的团队——AeroVelo。该团队用一家巨大的四驱飞行器达到了高度、稳定性及获奖的其他要求。

      谷歌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是一个狂热的飞天分子,他为他神秘的飞行初创公司KittyHawk招募到了AeroVelo成员。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Sebastian Thrun 正是谷歌神秘的创新部门Google X的创始人,同时也是获得2005年DARPA“重大挑战”奖项的自动驾驶汽车团队负责人。KittyHawk是领域内的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子,它让资金紧张的创新创业者再次抓住了进入大规模市场的机会。

      GoFly的参赛者们,即使是那些已经获胜拿到奖金的团队,都可以保留着自己的知识产权,自由地带着他们的项目去到任何地方。波音首席技术官Greg Hyslop表示:“GoFly将继续与我们通过航天创新改变世界的使命保持一致。”据了解,该公司目前正在大量投资新材料及推进新技术。也许,他们之所以赞助Gofly,就是为了尽早把获胜队伍招揽至麾下,或者是收购他们的技术。

      6月6日,Kitty Hawk首次推出单人飞行器的成型版本,看起来像是一个装载着10个电子转轮的长橇。据了解,其重量仅有250磅;至于价格方面,用公司战略商业副总裁Dave Clark的话说,就是“相当于一台电动汽车”。另一方面,Kitty Hawk还造了一台全尺寸的空中出租者,叫做Cora。

      这个价格还能接受。毕竟,按Schumacher估计,Mamba最初上市的价格可能高达100万美元,不过之后量产范围的价格会降至10万至20万美元之间。

      更重要的是,Kitty Hawk证明了个人飞行器不仅仅是一个概念图或者是丑陋的原型,而是一个能真正走进人们生活中的产品。

      当然,Kitty Hawk的Flyer是不可能赢得GoFly大奖的,因为它的最高时速仅为20英里/小时,而且飞行距离仅为6英里。再说,其飞行范围仅限于水面上,而且高度只能低于10英尺。其中的一些原因,是由于严格的飞行管控。Clark说道:“Flyer能在非拥挤的地区飞行,而且不需要飞行员执照。可以说,这是令人颇为兴奋的第一步。”当然,拿不到奖也无所谓,毕竟背靠拉里佩奇这尊大佛。

      不过,Kitty Hawk可以在GoFly奖项评比的第二和第三阶段加把劲儿。因为,第二阶段是从19年的2月份开始筛选入围企业,获胜的4支队伍能获得5万美元的奖金。不参与第一阶段评比的团队,也能入围第二阶段。

      第三阶段也一样。2019年的10月会进行最后一次试飞,评委将会从综合素质进行评选,包括速度、范围、设计,还有单纯的趣味性,等等。胜出的团队将会获得百万美元的大奖。此外,设备噪音最小的团队能获得25万美元,技术进步最大的团队则能获得10万美元。

      可以想象,之后的几个阶段会见到一些取得进展的创新项目,比如动力飞行夹克Martin Jetpack。该产品在2008年初次亮相,不过错过了几次上市日期。另外,还有最具科技感的Zapata Flyboard Air也会参加GoFly。

      对于GoFly来说,如果一个项目成功了,那么就意味着它满足了在现实世界对飞行机器的要求。话句话说,这个飞行器不久之后就能买到。但是,现代的发明家要比旧时代的修车厂更有优势。他们会将数十亿美元投入到所需的技术生产和发明中。无人机制造商和如今飞行汽车制造商都在推动产业进步,把传感器、导航系统等技术方案的成本降低了下来。当然,与汽车制造商一样,电池和电机相关的技术也在发展。总之,随着入局者的增加,飞行创企将能够从其他公司的投资中收获到意外的惊喜。

      当然,Lighter 也强调了安全问题。她说道,无论胜者是那一支队伍,它都要满足FAA和其他国家的监管机构对其主流业务的要求。当然,GoFly的顾问团队中也有FAA的成员,这也是为了帮助和指导那些创新团队。

      但是,这并不意味着创新就毫无阻碍。目前,仍然存在着一些社会障碍——比如说噪音。比赛的奖励标准规定,噪音响度要在50至80英尺的距离之间。具体来说,就好比是柴油机在相同距离及相同速度下发出的声音强度。Mamba团队的Schumacher表示,其设计的飞行器音量在67分贝,就好比洗碗机。

      现阶段,大大小小的城市也在努力应对机动设备的拥堵问题,比如如今涌现的各类电动滑板车创企。研究表明,Lyft和Uber这样的汽车服务商,最终只会让更多的车辆上路。不过,幸好联邦航空局出台了新的商业政策,能够让城市地区的商业无人机运营起来。当然,飞行汽车也在规划当中——Uber希望能在2020年开始测试,2023年开始商业服务。

      相比之下,虽然旧金山那些杂乱的电动滑板车让人气恼,但是估计人们更讨厌天空上那些来往反复的飞行轨迹。在神话中,伊卡洛斯最大的问题,不是他的飞行设备,而是他飞行的目的地。

      Hirschberg表示,美国联邦航空局对飞行器的监控可要比地上的滑板要严格多了。而且,目前还不清楚这种个人飞行时代是否能够真正到来,至少从价格方面考虑,这种设备的研发和上市也可能只是人们的好奇心作祟。他说道:“GoFly奖项只是证明这个技术可行,但是社会能不能接受,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。”


×